盛夏那時蝴蝶飛飛


那時盛夏,小C妳在課室裡好專心,縫了花蝴蝶,有好多好多閃閃令。

媽媽和細佬,在花園隔着玻璃門偷偷看。

一套上手指,花蝴蝶便像妳大個女飛飛舞。

IMG_2950IMG_2947b

IMG_2948IMG_2949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小C, 小玩意

今天我擦一擦倒後鏡


承上文之媽媽口不擇言

今天接妳放學,沒帶細佬,可以輕鬆一點,可以對妳專心一點。

但我一坐上車,順口便說了甚麼?

對了--「妳今天有甚麼課?」

妳耐心地答了,但未等妳說完,我已知衰,嘿阿四妳妳妳妳睇妳!!

OK,OK,從頭再來一次:「小C妳知道媽媽想妳嗎?」

唷,妳在倒後鏡裡的小頭,搖。

難怪啊。想想,我好像從來/很久未說過這句話!有冇呢?有冇呢?

唷。

「媽媽整天都想妳呢!」在紅燈前,我向後伸手擰一擰妳的膝蓋,妳連忙用手把臉包起來陰陰嘴笑,躲到倒後鏡邊我剛剛看不到的角落。

居然不好意思來了。

咦,我不是昨天才伸手向後,為妳遞上奶嘴呀零食呀甚麼的嗎?那個在倒後鏡裡肆無忌憚的妳!那個尖叫的妳!怎麼今天我擦一擦倒後鏡,妳忽然已是(暫時)婷婷玉立,含羞答答?

我要每天跟妳說想妳,說到妳不再不好意思。

11 則迴響

Filed under 阿四, 小C

回讀者


懶了三個月,昨天的起心肝,大部份留言都大概回覆了。

我有在看啊,只是斷斷續續陰D陰D咁病了好一大陣子,人都懶了。

好了,你們可以再踴躍留言了,hee hee。    🙂

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阿四,

Mama you can finally take a rest!


放學後,我們走到空空如也的遊樂場。

家姐:「媽媽you can finally take a rest.」

媽媽:「為什麼?」

家姐:「因為妳照顧我們很辛苦。」

媽媽:「但我憑甚麼可以在遊樂場休息?」

家姐:「因為妳可以在我們玩的時候坐下。」

Right.

這些想法,六歲的妳是抄我的。但我的吟吟沉沉白日夢難得妳記得,又難得妳認為合理,為娘已經很滿足了。至於我take a rest嘛,妳的細佬似乎不太同意。

白日夢發完,就讓我享受一手揸機一手揸人,那小兒媽媽獨有的樂趣。

little bro in playground

1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阿四, 小C, 二少

驚覺


小C這年轉了新學校,新學校其中一個讓我看着歡喜的bonus小原因,是有升降機;另一個讓我歡喜的小原因,是似乎每一個老師,在升降機裡(或升降機外),都會無端端跟你搭訕。

不認識的老師:「甜心,妳今年多大?」

甜心:「六歲。」

當我正想厲那甜心一眼,笑她叻唔切報大數之際,才突然發現,唉,原來她真的已是一件六歲大的甜心了。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學校, 小C

I knew you’re gonna say that!


預備班小朋友C:「媽媽,今天普通話課玩遊戲時,我把那個東西傳得好快好快呀!!嘻嘻。」

媽媽:「那麼好玩呀!」

預備班小朋友C:「那麼音樂一停,便肯定肯定不會是我拿着那個東西了。」

媽媽:「拿着又怎地?」

預備班小朋友C:「那便要講一句話,說你喜歡吃甚麼,要用普通話的。」

噢。

是這樣的,到目前為止,我仍懶得聘請任何中文補習老師。喂,我們不是都交足學費了嗎?(雖然我通常遲交……)為甚麼不能在學校裡學會足以應付校內試的課程呢?

來得這種學校,都是接受了這種中文程度吧。報名時我問過學校,學校表示,學生中學畢業時的中文程度,等於本地的中二。我自問中一後中文已經沒有再進步過(大家該一早想指出這點吧),更是沒有因學校的中文課進步過!報名前我看看小C那猴子相,心裡想想,中二,那還真不錯。

對了,鑑於學校的課就是我兒唯一的希望,是以當有了以上的對話,並有了以上的對話數次之後,為娘的要採取一些手段,也不算是十分過份、十分怪獸吧?

於是我們說好了,如果普通話課時小朋友C能夠說一句話或舉手答一個問題,當天回家便有獎。獎甚麼呢?那要視乎當天櫃裡有甚麼平日少吃的一塊餅,又或當天買了甚麼少吃的蔬菜,又或者,當天小朋友C是否記得問媽媽要獎品。

這天放學。

媽媽:「今天有普通話課嗎?」

小朋友C:「有。」

媽媽:「妳有說話嗎?」

小朋友C:"I knew you’re gonna say that!! “

噢。

媽媽:「是嗎?」

小朋友C:「我舉手了。」

媽媽:「那妳答了甚麼問題?」

小朋友C:"The easy ones.  I knew you’re gonna say that!!"

噢 x2。

唉,原來我已被妳睇穿並睇死了。

我也真是抵死的,一天不見,我怎麼不問問,妳過得開心嗎?肚子餓嗎?知道媽媽想妳嗎?

7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學校, 小C

小C的圖畫簿


上年,小C每天回家跟細佬顛完撞完鬧交完笑完,幾乎都會突然坐下,好正經,好專心,畫一幅畫。廢寢忘餐地,不眠不休地,不刷牙不做家務地,不成功不收手。

今年才開學不久,老師請每個五歲小朋友「寫」一篇文章,題為「中秋節」。小朋友可以用牆上恆常已貼滿的字,老師不會修改,都齊齊有得貼堂。

有可能嗎?我個女作到文嗎?

那天回來,小C在圖畫簿上寫了另一篇「中秋節」。自此之後,這小朋友便停不了,每日一畫變為每日一畫一文。

家長日時我問老師,是你定的題目嗎?要寫my family, my dinner, my dreams嗎?

老師不知道我在說甚麼,那次「中秋節」原來是例外,之後再沒寫過了。老師看着圖畫簿上一個又一個自己打給自己的"wow"和笑臉,真係笑死,尤其是關於rice comes from wheat那部份。

我問老師,妳到底對她做了甚麼呀?才兩個月不到,便由醜到阿媽唔認得的所謂「字」,寫成整整齊齊的一篇文!老師說,只是她ready了,便take off囉。

小朋友,我答應妳,在明年功課殺到之前,在眼見每個同學都每天學呢學嚕的同時,我會嚴守着妳腦內最後一片空白和空閑,這最後幾個月的童年。

SCAN0060
SCAN0070
SCAN0083
SCAN0081
SCAN0087
SCAN0073
SCAN0074

20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學校, , 小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