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

零晨四時半。Direct proportionality


最近認識了一位媽媽,孩子的年齡跟我家的相約。一談起睡覺,才發現這家孩子每晚的睡覺時間為七時正正,下一天六時半起床。

「他們呀,如果七時半才睡,就會五時半彈起不再睡;如果八時才睡,就四時半起,如此類推。」這位媽媽壓低聲音說,竟近乎在道歉!

「很靈呢,學direct proportionality真好。」

「係啊。」

很不可思議吧。尤其當大部分家庭裡的大部分細路都懂得「賴床」這門很理所當然的本能時。

對,大部分。

可以想像到,這位騎呢媽媽每晚如何排除萬難--包括各個功能組別的遣責教誨,包括家裡於七時正正仍在發生的遊玩--讓孩子七時正正就睡。畢竟,不願意於零晨四時半被吵醒,應該算是一個文明社會裡,人類的最基本生存要求吧?

「週末呢?週末總可以遲一點吧?」可以想像到,有人會開始問了。

那麼閣下肯定認為,一個歲半的人,會認為週日的零晨四時半,跟週三的零晨四時半,有着很根本很顯淺的分別吧?對吧?

「好了好了,只是一天半天的零晨四時半啫,唓又會點?」可以想像到,有人會繼續問。

嗯……那是你用於你家孩子的邏輯囉。在可憐的騎呢家庭裡,一天的零晨四時半起床,就是午睡睡不穩的原因,就是下一晚在床上滾幾小時都睡不了的禍根,就是令再下一天零晨四時半起床的骨牌,就是就是etc……

亦就是極極可能要一整個星期才能調回正常的災難!咦,剛巧又到週末喇喎,不如乾脆又再來個遲睡半小時吖?

咦,開始有點意思了吧?

咦,開始可以想像到,這位騎呢媽媽每晚如何背負着軍訓暴君的罪名,每天每週在苟延殘喘吧。

你家的孩子可能不願意吃碰過菜的飯或者碰過飯的菜(*),你家的孩子可能在遊樂場上吹彈得破,你家的孩子可能五歲仍瀨尿,但,please,又不是甚麼是非對錯,又不是影響到自己的甚麼,不如我不說你你不說我,就讓我們live and let live可以麼?

拿出丁點尊重,嘴裡放仁慈點,或者更好是收聲,讓騎呢媽媽不需帶着歉意都能夠睡到六時半。

噢,大家猜對了,我跟那騎呢媽媽相認的一刻,我們眼角那沫淚光呢,真是。

___________________

(*)其實我家的也曾是

廣告

19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阿四

親愛的,不如多來一次


爹爹:「剛才多不多?」

阿四:「一般啦……唉,我睡了。」

爹爹:「吓,不要再來一次嗎?」

阿四:「嘩,都快十點啦,還要等到何時,搞到何時啊?」

爹爹:「……就只多一次嘛。」

阿四:「……唉,我很累了。」

爹爹:「昨晚只搞了一次,害我整晚囉囉攣的,結果四點時按捺不住,還是起床,自己多來一次。」

阿四:「服o左你囉。」

爹爹:「妳不怕有意外麼?」

阿四:「唓,就算有意外,都不是你負責啦,你怕甚麼。」

爹爹:「算了,我自己來好了。」

阿四:「嗱你搞還搞,切記要安安靜靜,別把細佬也吵醒呀吓。」

係,爹爹實在是,很怕阿女尿床。

七時入睡,九時半叫醒一次,話說一個月來相安無事。

又話說,有幾天病了,水喝多了,尿了一兩晚,從此,成為爹爹的夢魘。

陰功。

1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, 小C

把老二叫成老大


三位二任媽媽討論如何缺乏睡眠。

A:「我常把老二叫成老大。」

B:「我一發火,就會把老二和老公和老工人都叫成老大。」

C:「有天晚上,我把老公叫成老大,連忙改口叫老二,再連忙改口叫Oscar。」

Oscar是她的貓。

10 則迴響

Filed under

【兩周一聚】C’est la vie


本來每早細佬小寐的四十四分鐘,是我每天的寫泊時間。今晨有人睡不好,媽媽上當一抱一啜,一抱一啜便是半小時,個泊於是泡湯,c’est la vie.

本來其實今天不知要(從四十四個草稿裡選)寫甚麼,誰知原來今期兩周一聚已有題目,個泊於是有着落,c’est la vie.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, 母乳

午睡的成果


某星期六早上,爹爹冇你咁好氣替小朋友砌了百份之九十七架飛機後,說我循循善誘哈又教得幾有耐心喎。

爹爹甚少讚我,我亦甚少有耐心,宜家貨仔,真是好抵。

IMG_3339 IMG_3101

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, 阿四, 小玩意

有字。無字。有書。無書


上回說到小C和細佬都患有胃酸倒流,為了不讓媽媽隔天一次由頭至腳變成一桶乳酪,兩姊弟最初n個月的午睡,都是被某人抱住睡的。

好了,IQ題:抱住一個胃酸倒流午睡B,該如何確保胃酸倒流午睡B之家姐 保持安靜兩小時,不埋怨不投訴不衝擊呢?

大半年前,宜家牌模型鑼絲批construction set就救了我好幾個下午。

IMG_2684 IMG_2460 IMG_3339 crop

有否留意宜家傢俬的裝嵌說明書,從來一隻字也沒有?這些無字天書省了不同語言版本的印刷費不在話下,連三歲半小兒都看得懂跟得上,你就不能不佩服瑞典人

小C想砌電單車。

要砌這款電單車,最難的一關就是:看着笨拙小手按呀擰呀轉呀抓頭呀,媽媽到底如何才能忍手忍口,不說三道四扶呀幫呀提呀指呀撩呀抓頭呢?

妳要遇上甚麼級數的困難,妳要走了多少哩寃枉路,妳要受過多少磅委屈,妳要跌過多少隻腳瓜,我才能允許自己諗過度過幫妳那麼小小一把,好使妳的挫折剛剛受得了,好使妳有剛剛夠的興趣支持下去?

甚麼樣的所謂「正面鼓勵」,又才算是恰到好處不偏不倚,愛心鍛鍊都平衡呢?

這當中怎麼計算如何能猜,這根本就是一場踩死人的雙人舞嘛。

經過媽媽幾十場靈肉掙扎並胃酸倒流午睡B幾十分鐘午睡後,小朋友把電單車砌好,有約七成是自己來。這三七分帳算的首次賽果實是不賴喇--媽媽小朋友亦然。

IMG_2464 IMG_2470

電單車砌好,難題又來:小朋友認為這電單車不對勁,差了兩隻輔助輪呔,要媽媽教她補上!

豈有此理,媽媽含辛茹苦棉乾絮濕湊妳兩隻生番,妳咁樣玩我???

是這樣的,我份人自少被訓練得死古古,有一不敢話二,每次拿起Lego說明書都當為聖經--不敢加一句減一粒是也。Lego少了一塊要我執生,那是要了我的命;要我在既定程式上加兩隻輔助輪呔,是叫我去死。

就在我研究我的死法和警告「單車加了輔助輪呔分分鐘會爆炸」時,有小手呢,已經拿起輔助輪呔兩隻了。

咦,其實,又真的好簡單啫!?其實,又真係未必會爆炸喎?

IMG_2473 IMG_2474

爹爹不愛看說明書不看地圖不問路不按本子辦事,可見小C此等亂來的基因,明顯出自老豆。

有創舉如此,小朋友又如何能繼續安靜下去?細佬慘被吵醒,唯有明天再續。

第二天小朋友說要砌直昇機。

難題又來:「我一。定。不。要。先。把。單。車。拆。掉!!!」

叫得兩聲,細佬慘被吵醒,明天再續。

第三天小朋友又說要砌直昇機。

難題又來:「我一。定。不。要。先。把。單。車。拆。掉!!!」

叫得兩聲,細佬慘被吵醒,明天再續。

第四天小朋友終於明白現實之殘酷,同意把單車先拆掉。

難題又來,少了兩粒黑色鑼絲!嘿嘿就是妳呀,不收拾呀。

點算呢…… 媽媽竊喜,哈哈還不讓妳學個教訓!

「媽媽,我知!」

IMG_3053 IMG_3054

直昇機多了個浮離肚後,小朋友越戰越勇越離譜,機尾做成狗尾,嘿如此下去她永遠都不能學乖去收拾啦。

 IMG_3057 IMG_3061 IMG_3064

小朋友拿住怪獸,一飛沖天!

小朋友,願妳一飛沖天。

6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, 小C,

胃酸倒流午睡B


小C和細佬都患有胃酸倒流,細佬更會於飽醉一餐後,甜美一笑,繼而從鼻子將整餐媽媽奶飛噴--見過消防喉沒有--全數回饋媽媽,每三天兩日上演一次。

吊詭的卻是,妳濕得變成一桶乳酪,他整套衣服卻可以不沾半滴還若無其事。

胃酸倒流的根治方法有三:

A.  以後不再讓患者進食;或

B.  妄想患者會願意長期被綁於防胃酸倒流枕上;或

C.  每次餵哺患者後,將患者45度角抱起,抱20分鐘。

IMG_1817 IMG_1782 IMG_1836

大家應該知道,嬰兒通常都是吃至半途便入睡,於是久而久之,兩姊弟最初n個月的每天幾場午睡,都是被某人抱住睡,每晚亦被抱至深夜,以致日後不懂自己入睡。

身邊沒有任何人明白那是甚麼一回事,我們一家被醫生罵脾氣臭,全世界問阿四妳幹嗎可以重蹈覆轍。

有過來人以孩子的角度給自己寫了一封信"Dear Mommy, I have GERD!"

給胃酸倒流B的媽媽:

This is the letter my girls would have written to me before they were born to explain their GERD.

http://www.healthcentral.com/acid-reflux/c/70966/70510/dear-mommy

造物主好醒,恩典真是剛剛好夠用:至少呢,噴奶的是肥C大隻細佬,而細佬又非老大,否則將新手媽媽嚇餐飽。

噢對了,家姐細佬連媽媽爹爹早已從深谷*走出來,同病的你,都可以有這麼一天,很快。

(*深谷是指胃酸倒流B深谷。午睡的深谷,有排玩呀。)

__________

知多一點:(給胃酸倒流B的媽媽)

小C小時患的胃酸倒流屬於「寧靜」倒流,silent reflux,胃酸只倒流至喉嚨卻不跑出來。不過寧靜倒流毫不寧靜,小小C嚎哭連連,為了將奶盡量留於胃部,小小C打斜睡了三個月car-seat。

1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阿四, 小C, 二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