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

五歲份內事


老師說,五歲班沒有家課。

即是,除了每天中文功課,除了網上閱讀理解「自願」練習,除了網上數學「自願」練習,除了每週兩份「自願」讀書報告。

「自願」讀書報告其實只是每本讀三兩次,家長簽個字。不過,如果孩子程度好一點,報告就會附送「自願」練習題目。

「咦小C,這裡有些自願家課喎。」

沒有家課的五歲半小朋友一聽見有家課,眼都大,口水都流。「好呀好呀我要做家課呀!!」

為時距關燈鐘數只一小時,還做甚麼鬼自願家課呀?

才做完一輪中文抄寫,還做甚麼鬼自願家課呀?

「好,做完checklist上妳的份內家務,就可以做家課。」

於是五歲半小朋友以比平日百倍的極速,執碗執衫執玩具抹地,然後自願打開那自願家課。

咦,原來自願家課,還真是好駛好用喎。

checklist

有一題要從書中自選生字,然後用該生字造句。五歲半小朋友想也不想:「我要選個mom字,因為我好鍾意媽媽…… Mom and I went to a picknek.

死嘞,是否該告訴五歲半小朋友,最好不要選媽呀爸呀我你他呀這類字?

「媽媽,picnic是否這樣串?」

死嘞 x 2。

「這句我好喜歡啊,我都好鍾意小C呀。Picnic這個字呢,如果妳認為讀得像樣的話,就行了。」

每學期交咁多學費,家長沒理由要自己改卷喎。況且,正所謂阿媽改千字,都不及老師一點紅筆醒醒定囉。

。 。 。 。 。 。

小C今年開學後,所有課外活動暫時荒廢。每天上學七小時,再加交通輕易就是八、九小時,就算太子不累,接送太子那位義士都頂唔順啦係咪先。

五歲細路每天需要十一小時睡眠,空閑時間即只剩24-9-11 = 四小時。

減一小時早、晚餐是三小時。

半小時刷牙洗面洗澡過後,就是兩個半小時。

功課半小時,剩兩小時。

兩小時裡,和細佬玩一陣搶一陣,做少少家務,便已經所餘無幾可以去hea。

但奇就奇在,當我企圖約幾個同學仔甚麼時候跟小C玩玩,發現原來所有人--是所有--每星期都於課餘學習五至六個項目。

難道所有同學仔都可以於一分鐘內,把晚飯乖乖吃完嗎??還是他們放學後,都其實住在一個parallel universe裡,每天有二十六小時?

再問下去,原來所有同學仔--是所有--每晚都過十時才睡,未夠七時便起!至於家務嘛,當然,家務是不存在的。

去玩玩去hea?都已經五、六歲了,童年已完成,不需亦不能再hea。小C,妳還是回家跟兩歲細佬玩吧啦,趁他大概還有一、兩年童年。

做家務照顧自己是份內事,睡眠充分,就更加。

一個人如果連成長的最基本功都沒時間做,還說甚麼自願家課,甚麼乜班物班全人學習?

當學校和其他家長都似乎平衡得很到家的時候,我看着小C做着自願家課的背脊,搞不懂。

IMG_3488

廣告

29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學校, 小C

The boy who wouldn’t go to bed


the boy who wouldnt go to bed

是誰在我家安裝針孔攝錄機,監視過一大輪,給我寫了這本書?

媽媽說,睡覺囉。

小男孩不願睡,還開車vroom vroom vroom的,一溜煙跑掉。

小男孩撩獅子叫,獅子伸個懶腰:喂,細路,我要睡了。

小男孩撩火車鬥快,火車打個呵欠,鬥快入廠睡覺。

小男孩撩樂隊開派對,樂隊矇鬆着眼爬上車,唱起搖籃曲來,好甜的歌。小男孩的車聽呀聽的,居然也,嘿,睡着了。

全世界都睡了,就連月亮都說了晚安,睡去。小男孩在黑暗裡推着車,孤伶仃。

咦,真的全世界都睡了嗎?

小男孩忽然看到遠處有個人在找他–“the person who was ever so sleepy, but could not go to sleep until the boy did."

不知何解,每次讀到這裡,我都要眼濕濕,濕濕而已,就那麼一丁點兒。

是因為有人把哄睡的慘況與竅妙說出來,我讀着讀着自憐嗎?還是我被那股奇怪的愛--造物主沒徵詢過我,就放我體內的那股愛--感動着?

“It was the mother.  The boy hugged her."

媽媽一手抱起小男孩,一手推車回家。故事裡用括號說,"(she was a very strong mother.)"

他們走呀走,直走回放了獅子、火車、上鏈樂隊和星星月亮的房裡,晚安。

__________

(Picture from Penguin.com)

10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

有一天,我會跟小G結婚


「媽媽,有一天,我會跟小G結婚。」

「噢是嗎?為什麼?」

「因為我喜歡他。」

「你喜歡他甚麼呀?」

「因為我跟他都是中國人,他還會說一點廣東話,王老師也會說……啊,我生孩子之後,孩子會睡在我的床上,晚上餵奶奶;細佬睡他自己的床,妳和爹爹睡你們的床。」

「那小G呢?」

「吓?或者我的床吧,或者可以睡碌架床,都係得格。」

阿女,其實我猜呢,妳爹爹會比較想小G睡屋外……

「咦,小C那時妳多大了?」

「唔?三十歲。」

「妳會生多少個孩子?」

「唔,三個。所以那時家裡會有四個小朋友。」

「第四個是誰?」

「細佬囉。」

小C5歲半;細佬2歲2個月

9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生仔, , 同學, 小C

Monster Mask Mama


自從我用Neutrogena Pore Refining T&U Smart Mask,被兩隻馬騮看過為娘的盧山mask面目之後,家姐便開始每天央求「媽媽妳可不可以又戴那個mask?」

為什麼呢,大家會問。

嗱,好像這晚,為娘心血來潮兼耐不住那疲勞轟炸,承諾家姐「完成是日工夫後,如果還有時間,媽媽便戴mask。」

於是家姐蹬蹬蹬蹬抹檯呀,抹地呀,收玩具呀,摺衫呀,掛衫呀,準備明天校服呀,刷牙呀,…… 待衝到洗手間時,已經發現了Monster Mask Mama。

Monster Mask Mama今天選了一個House Hanskin的Nutritive Mask,據說香港還未開始賣,老友從韓國歸來私人醒的。

photo 1 

Monster Mask Mama 眼尾一瞄小朋友,手臂蹦直掃出,嘩的一聲便開始追殺。

小~~朋~~友~~~~~~我~~~來~~~了~~~嘿嘿嘿嘿~~~~

photo 2 

對了,就是這個原因囉。

________________

P.S.  大家切勿誤會,我絕對並非一個會「哈得閒不如做番個mask」的人,是晚純粹事有巧合,明益大家。正所謂,世上沒有醜媽媽,只有被人纏至筋疲力竭的媽媽。

P.S.S.  唉,臨睡才癲成咁,怪不得細佬搞了一小時才睡得着啦陰公。正所謂,世上沒有睡不着的馬騮,只有被自作孽媽媽玩瘋的馬騮。

photo 4

8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, 阿四

旅途有一佬(一)苦差


酒店房間的露台有浴缸,父女倆每天都會物盡其用--呢,就是當媽媽在房內做苦工,哄細佬午睡時。

某天兩父女又嘆完世界:「剛才細佬睡時,妳做了甚麼?」

「一、不時用手按他的耳朵,以免遭你個女沒被禁止的大笑吵醒;二、晾泳衣;三、預備現在的小食;四、預備今晚的睡衣;五、預備明天的衣服。」

「又係做埋晒D無聊嘢?早知讓我入來睡一覺好了。」

有一個精明的老公,真好。

7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, 阿四, 旅行

5% + 5% = 10%


剛安撫完那半夜驚醒,大喊媽~~咪~~奶~~奶~~的細佬,出來翻看舊文找東西,居然讓我看到這篇

我敢肯定,當時我該是癡線了。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阿四, 媽媽奶奶, 二少

求主耶穌


小朋友謝飯:「多謝主耶穌,俾我地有菜、有魚、有飯、有蕃茄、有水。求主耶穌幫我地唔好買咁多嘢,可以留番啲錢,買嘢俾冇嘢食嘅小朋友。」

小朋友晚禱:「多謝主耶穌,俾我有床瞓。求主耶穌俾所有小朋友都有床瞓,又可以同耶穌玩……喺個天堂度。」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耶穌, , 小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