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爹爹

如何綁大閘蟹


今天跟爹爹拍拖至紅綠燈前,見街邊欄杆掛了一大扎乾草,旁邊矮檯前坐了個叔叔。

叔叔拿起好乖的一隻蟹,板開尾部檢查清楚,(有誰可以告訴我在檢查甚麼?)不消十秒便綁好一隻大閘蟹。

廣告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

細佬的惡行


一家四口上街的話,回家時總是最後才輪到媽媽洗澡。

這天我剛踏出浴室,有人向我投訴。

爹爹:「太過份了,妳個仔呀,剛剛做了一件十分惡劣、十分無賴、十分缺德、十分不環保、極度損人不利己的事!!!」

阿四:「他搞壞了電腦?」

爹爹:「不。」

阿四:「他拿了很多濕紙巾通街抹?」

爹爹:「不。」

阿四:「他扯家姐頭髮?」

爹爹:「不,他大便了。」

對,細佬趁我不在場,大了一鑊給爹爹換。

8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二少

哪裡痛


細佬病了幾天。

細佬:「我病。」

媽媽:「有甚麼地方痛嗎?」

細佬:「有,頭。」是額頭那塊膠布。

媽媽:「噢…… 對,上星期你撞得頭破血流了。唔,你喉嚨有沒有痛呀?」

細佬:「有,我有痛腳。」

媽媽:「噢…… 對,昨天你被門夾了。還有哪裡痛?」

細佬:「爹爹有痛腳。」

對,爹爹的確有很多痛腳,讓我給抓住。

5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二少

落雨絲濕三仔乸。矮瓜和木瓜


上週末落雨絲濕,感冒爹爹一於大覺瞓。

好了,刻下能將三仔乸和田裡矮瓜阻隔的,似乎只有媽媽那極其欠奉的方向感。

不留下一句話,在只迷了一次路的情況下,三仔乸沿途趕着野狗,踏着掉下的龍眼,臭着豬屎,細佬滑了一交,回到田裡。

IMG_2539 IMG_2540

八月太熱了,三個星期沒來,玉米已經由小苗秘密地攀過細佬。

下過雨的空氣悶極,細佬看着還未開花的玉米,貪婪地說要扭、扭、扭,肯定想起上一季的豐收來了。

細佬知道玉米要用扭,蘿蔔要用拔,青瓜車厘茄較為可以亂來,蓎篙直頭亂剪,但生菜要留葉生下一造,就只能乖乖做家姐的助手。

IMG_2542

不過今天我們心裡惦念的,就算可能會迷了路誤衝深圳都少理的,其實是矮瓜。

我們畢竟來遲了,一個矮瓜蒂已然空空如也。另外兩隻上次還未見影,就是連花兒也沒,今次已成一對手瓜!

IMG_2544

這朵花兒和這根小朋友,下次應該會好好味。

IMG_2560 IMG_2559

玉米不像蕃茄要修剪,不像青瓜要起棚、要避果蠅--這些我們在上兩季都領教過了。毛蟲不吃玉米葉,長成的玉米包得好好的也不惹蟲,只需用胡椒噴霧便能把裙下的螞蟻色狼趕退。所以在夏天種玉米的原意呢,就是,唔駛做!

於是今天的工作不多,家姐除雜草,細佬又除雜草,細佬(於不適當時候)耙泥,細佬(於不適當時候)淋水,家姐施肥,細佬再淋好多好多水。

IMG_2551 IMG_2558

農場主人上年下了木瓜種,夏威夷的,我看到。嘩,話咁快就有得食!

IMG_2580 IMG_2585

吃過雞蛋,我們把蛋殼擠碎埋到玉米下。看着身邊餵得飽飽的一隻隻蚊,我們成了食物鏈中的一環。

「喂?咦原來你醒了?」都已正午,肯定了。

「嗯。」

「醒了多久?」

「好一陣子。」

「那幹嗎不打電話找我們??」

「吓?我不知要打電話找你們啊。」

Right.

回到家。

「你們真的去了農場???」

「為什麼不?」

「真不能相信啊!!如果是我自己一個,把他們帶了去商場已經偷笑。」

同場加映,家姐小發現,就在木瓜樹下。沒有那矮矮的謙卑視線,媽媽是肯定發現不到的了:

IMG_2581

1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耕田, 大自然

泊車感應老婆


告訴你三件事:

一、十大發明之中,有一樣叫泊車感應器。

二、十大煩人之中,有一位叫停車場管理員。

停車場管理員整天坐着,實在是份優差,所以較為進取的停車場管理員,必會離開崗位,貼在你車旁指揮,讓你的泊車感應器緊急地尖叫。

嘟----咇----

嗱,後面是牆,前面是停車場管理員;後面是嘟,前面是咇;嘟咇嘟咇嘟咇嘟咇……

噢對了,我忘了告訴你第三件事:

三、停車場管理員,拒絕相信世上有泊車感應器這回事。

新世界大廈的停車場,路斜位窄,有次爹爹被困於其中一個唔係人泊的車位上,進退兩難,泊車感應器嘟咇嘟咇地前後夾攻。

嘟咇嘟咇嘟咇了良久,有人死死氣,叫我下車看位。

正正就在這谷底位置,我們首先遇上剛巧路過並喜歡指揮的朋友,還有還有,停車場管理員!禍,真是不會單行的。

於是,斜路窄位上,百家爭鳴:「扭啦!直啦!(嘟----咇----)去啦!回啦!多D!米住!(嘟---咇---)左呀!右呀!前呀!後呀!(嘟咇嘟咇嘟咇嘟咇……)」

突然,車停了。

(嘟咇嘟咇嘟咇嘟咇嘟咇嘟咇嘟咇嘟咇……)

車窗冒出一個頭:「其實我老婆幫我就可以了,麻煩大家讓開。」

事隔已經六、七年了吧,但那天的榮幸,我至今仍常常想起。(對了,大家猜到我有幾「多」光榮事可供選擇吧。)

不過,我想了多年仍想不通,照計爹爹最討厭被指揮,更最最討厭被老婆指揮,何解卻在泊車一事上,往往獨聽我一個?

今天,我跟細佬又遇上一位進取的停車場管理員。就在管理員喝着前後左右去扭直彎之時,我專心聽我的泊車感應器:嘟---咇---嘟---咇---

噢噢噢對了對了,原來(只)在泊車的時候,我(通常)收聲,不會叫爹爹前後左右去扭直彎。等到他決定了前後左右去扭直彎嘞,我才在適當時機,用手比劃,相告如再前後左右去扭直彎多久,便撞牆。

不錯,就如一個泊車感應器。

咦,嘻嘻,難道這就是賢內助跟黃面婆的分別?!

好可惜,除了當泊車感應器(和水果切割器),似乎我再沒有任何妻子的責任,做得稱職。

8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阿四

相差二十年


阿四:「人到中年,男人不是都愛比自己年輕的女人嗎?那我怎麼辦?」

爹爹:「是嗎?所以我不斷努力,將自己變老。」

是的,我跟爹爹同年,但爹爹生得比實際年齡相差起碼十載。我也是,只是往相反方向 。

相隔足足廿年,難怪我們咁恩愛。

1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阿四

鎖門


週末下午,一對生番於客廳玩得興起,一對父母往睡房裡無聲撤退,還企圖鎖門。

就於門鎖上一刻,生番一號的雷達警示系統啟動,兩腿狂奔而至。父母不理,生番遂於門外嚎哭打門天怒人怨:

「我知你們在裡面做甚麼!!!」

吓,這沒可能吧……

嗯,不過還是看看門洞穩陣D……

一靠近門,外面又來咆哮:「但我不會告訴你們你們在裡面做甚麼!!!!!」

1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阿四, 小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