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

jonkey club


小C:「媽媽,那個 joNkey club是甚麼呀,這麼多人排隊?我又要入去。」

大劑,終於問起了。

媽媽:「…… 那些人拿着錢走進去,希望出來時,手上會無端端多了錢;不過呢,很多很多時,手上會無端端冇晒錢。」

小C:「吓??為什麼???」

媽媽:「Jockey Club就是會先給你少少錢,然後把你的錢全部拿走呀。」

小C:「吓??為什麼???」

媽媽:「因為它貪心要別人的錢呀。」

小C:「它如何拿走別人的錢呀?它撬開人家的袋呀?」

媽媽:「吓?」

小C:「嘿我不喜歡這個 joNkey club,我要用膠紙把它封住!!!」

阿女,世事能如此簡單,就好囉。不過,謝謝妳。

廣告

3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小C,

兩歲半的搞搞震


二少的同學仔小V總是說個不停,尤其在circle time圍圈唱歌時,讓我想起三年前也是吱吱喳喳的小C。

這天小V又在圍圈時吱喳,好像在說甚麼「怎麼小X坐那裡呀,怎麼小X坐那裡呀。」

旁邊眾大人很溫柔地提醒她,噓,安靜啊。

旁邊眾大人很蠱惑地招呼她,咦,老師將要唱甚麼啊。

小V她嘛,睬你都傻啊:「怎麼小X坐那裡呀,怎麼小X坐那裡呀……」

突然,小J媽媽很大聲插下一句:「咦真是啊,怎麼小X坐那裡呀!!」

小V她嘛,也就很滿意地,開始唱歌。我由心對小J媽媽豎起大姆指。

孩子被認同了,也就可以安心走很遠的路,專心唱大概四分鐘的歌。

茶點時段等人齊開飯時,大舊J開始搞鬼。兩手呆着沒事幹,最好就是往木桌大力拍拍拍啦。

這麼有意義又震撼的事,鄰座小P也當仁不讓,一於照抄。

旁邊眾大人很敏捷地按住小手,噓,安靜啊。

旁邊眾大人很蠱惑地招呼小眼睛,咦,我們今天要吃甚麼啊。

大舊J小P他們嘛,睬你都傻啊:拍檯!拍檯!拍檯!拍檯!

突然,二少媽媽很大聲插下一句:「我會拍手,你看!拍!拍!拍!」

四隻小手着了魔一樣,也跟我來拍手。

二少媽媽稍為小聲加一句:「我會拍頭,你看!」

四隻小手着了魔一樣,也跟我來拍頭。

二少媽媽小聲再加一句:「我會撩手指,你看!」

四隻小手着了魔一樣,也跟我來撩手指。

二少媽媽小小聲再加一句:「我會指着老師(終於等齊人可以點亮)的蠟燭,你看!」

四隻小手着了魔一樣,也轉過頭跟我指着蠟燭。

小J媽媽坐在蠟燭不遠處,隔着檯還我一個大姆指和奸笑。

無所事事的孩子有事幹了,就可以安份走很遠的路,專心吃大概四分鐘的麵包。

有like-minded的媽媽們在身邊,媽媽也可以安樂地走很遠的路,專心寫大概十四分鐘的blog。

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同學, 學校,

由5至35歲不等的青春期


這是一個甚麼樣的世代?

就是個讓孩子排長龍,向大熱天披厚毛討低薪的大老鼠拿「簽名」,為要保住那所謂童真的世代。

同時,這也是個將謊言美化,放上幼兒讀物,不會保護心靈童真的世代。(*)

這是個n星伴月,誓保住你手手腳腳的世代;這是個五歲還要餵飯,保住你長高長大的世代。

同時,這也是個問幼稚園生誰是妳男朋友的世代;這是個買整套High School Musical商品給三歲細路,要孩子的思想比身體長得超速萬倍的世代。

日前小女收到生日會邀請卡,嘩那媽媽興奮地寫,請讓貴子弟赴會前先聽熟附上的一首歌,到時生日會的主要節目,就是一起學跳MTV內的舞步--「那是我四歲阿女(和兩歲阿妹)的飲歌啊!」

那首歌,是電視劇Glee內一首插曲Baby,大家有興趣看一班o靚仔你推我拉調情的話,請click入條link。至於那電視劇Glee,我不打算在此討論我是否喜歡,但我相信亦希望,沒有人會認為那是五歲細路看的。

邀請卡上那媽媽用括號告訴大家,不,我沒讓阿女看那電視劇,只是讓她們看歌舞部分而已。言下之意,這阿媽亦不認為Glee是細路看的。Oh ya?? 最終有分別嗎?Who are you kidding? 就連我家爹爹都忍不住要寸佢。

就是了,那媽媽很快又加句:come dress up as your favorite Glee character! 咦,連favorite character都有了,離看Glee的日子還能遠麼?看Glee的慾望還能停麼?

再者,孩子腦內空白,所以接收力與記性都奇佳--我到現在還唱得出小忌廉的主題曲。小C從沒聽過遊子吟,普通話奇差,但只聽老師唸了兩次,便已和班上鬼仔鬼妹字正腔圓倒背出來,何況是他們聽得懂的英文?

他日小C走過HMV,又或在同學仔家咁唔好彩見電視正播着Glee,她會不想起來麼?咦,就是那個媽媽讓我去的生日會啊?!

肯定又有人要哦我:一、妳斬腳趾避沙蟲不讓她去生日會學跳Baby,她如何學到判斷力呀?二、朋友都去,就她一個離群不去呀?

我答:一、每個年齡能消化的事物都不同,只能按部就班。喂你要五歲細路學代數,就如要五歲細路看高中生你推我拉調情,再來學其舞步,一樣無稽。

如果我個女讀五年班或者是十五歲,我或許會跟她預先看看MTV,討論過後,讓她自己決定去還是不去。但我個女五歲喎,是五歲喎!

(我五歲阿女最近倒是主動跟我討論,是否可以不看學校裡一套海盜話劇,事次我也上了一課,遲些再談。)

如果連家長都不盡責保護孩子,任由旁人煮到埋厘就食,人顛乜我就教乜,孩子要到哪裡找尋方向,找尋安全感呢?我才不會蠢到讓蠢人來替我制定教仔syllabus!

我敢寫包單,這位會跟着荷爾蒙高中生歌舞的準五歲同學,肯定未聽過vagina或者penis這些跟荷爾蒙有關的身體部位*正式*名稱吧。這些,小C兩歲就懂了,細佬也剛剛學會peeny peeny的叫。那麼,到底是誰才算在斬腳趾呢?

答二、朋友都去跳火,你還不快點離群,拿水去撲火?

這是一個甚麼樣的世代?該一早學的,遲遲無人教;值得等的,卻一早做了。篇首有關High School Musical產品那MSN連結裡,有兩句話說得好:"Pretty soon adolescence is going to last from age 5 to age 35." “There are things you have to take a stand on."

______________

*(我知我知,大家之前已經討論過,有家長會選擇用此類讀物作反面教材,但問題是,該童書作者根本就認為自己是正面教材!)

23 則迴響

Filed under 音樂, 同學,

紅頰黑猿的修身齊家


IMG_7361

動植物公園的紅頰黑猿前,飼養員叔叔叼着牙籤,即興開了個騷。

叔叔說,紅頰黑猿阿仔一到兩歲,阿媽立即打牠出門,要牠自立門戶。一籠不能藏多過一公一乸啊,叔叔說,然後要阿仔跟他握手。

未幾紅頰黑猿阿女於十二月二號出世,過了兩年,阿女於十月四號又生了BB,半夜生。轉角那籠就看到啦,叔叔說,然後請阿仔吃車厘茄。

我開始懷疑,那些其實都是叔叔的BB。

叔叔說,你們看那兩母子,阿媽不會抱BB,是BB自己負責把媽媽抱緊;媽媽騰出雙手,才能在樹間飛來跳去。

IMG_7364

嗚呼哀哉,還談甚麼進化論啊?事實是人不如猿呀,現在有多少成年人,還食阿媽住阿媽要阿媽操心呀,又有幾多阿媽,寧願阿仔食阿媽住阿媽要阿媽操心呀。

嘿嘿,原來一切都由阿B時代開始,阿媽從未讓他負責自己伸出雙手。

本份一旦被埋葬,本能便隨之失去。

噢話時話,我雖然替籠中畜生可憐,但暗裡還是偷偷想,如果叔叔能夠每週兼職開講,就好囉。

但話時話,如果政府要正式聘用叔叔每週兼職開講,首先,被screen完改完的公式講稿,還有沒有觀眾?再者,連通報空氣裡的幅射都要三天才完成上級簽名核准,叔叔要開講,不用等三年都恐怕要兩載。

15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大自然,

再來麥當勞


關於上篇,我的御用PR納奧美已經幾番替我補了飛,有幫我把話說清楚,亦有補我不足。不過我長氣,又在這裡來畫蛇添足。

有說:「麥當勞叔叔怎麼不是常識?就因為他們無孔不入的宣傳﹐及梗有一間在附近﹐幾歲的孩子就算沒吃過也一定會見過那店﹐認得那個M字……假設一個五六歲小孩知道(不是喜歡)”誰是麥當勞叔叔”﹐我覺得很合理。

就此今天我做了跟進實驗。

媽媽:「麥當勞叔叔穿甚麼顏色的衣服?」

五歲半小朋友:「好像是綠色。」

弊,難道突然變色盲!!?

媽媽:「好了好了,他的頭髮呢?頭髮甚麼顏色?」

小朋友:「黑色。」

大。件。事。

……咦慢着,黑頭髮?唔……「你見到麥當勞叔叔時,他在做甚麼?」

小朋友:「送外賣囉。」

噢,是在麥當勞上班的叔叔!!

就是了,認到麥當勞*餐廳*不奇,但選擇不踏足麥當勞、不看電視並其附送之麥當勞叔叔廣告的家庭,很自然的,便會產生認到麥當勞、卻不知麥當勞*叔叔*為何的小朋友。

當然,這只是一千零一個data point,故本着科學精神,我又發神經發了短訊給幾個五歲孩子的媽媽。

「喂我在做實驗--妳的小朋友知道誰是麥當勞叔叔嗎?不要假設,可否現在就去問?」

四個孩子,全部香港人,家住七百呎至二千七百呎不等,兩個讀本地學校兩個讀國際學校,媽媽全職半職雙職三職都有,有人從沒去過麥記,有人只去麥記生日會,結果呢,是我也不能相信--全部都,唔知!

當然,我們都是中產,也當然一定會有人說,妳們(怪)物以類聚。

「撞鬼囉,不食麥記,我們是怪物嗎?」再發短訊。

答一:「妳應該很驕傲!」

答二:「我很驕傲喎!」

答三:"Yes we ARE weird.  But I prefer ‘unconventional’! “

答四:「妳沒請全職工人,不是怪物是甚麼?」

好,不說常識了,說回學校。

或者我前天寫得還不夠出腸:麥當勞最大的罪,並不在拿垃圾當食物賣--牛唔食垃圾,唔拉得牛口大呀,我中學時也常吃孖寶加士多啤梨新地。麥當勞最衰就衰在,使出麥當勞*叔叔*呀、玩具呀等等,向孩子推銷。

孩子判斷力未成熟,你可以向父母推銷,但一向孩子推銷,哪管你賣甚麼,皆為不道德。

我贊成家長找適當時機,跟孩子討論搞清楚這個麥叔叔--最好是於其他人說起之前,更尤其是在面試考官問起之前!

不過,由學校於面試時--這個討論空間極為局限、輔導跟進機會等於零的場合--提出來呢?(又有多少位小學老師於提出麥叔叔時,其實想提出麥叔叔呃細路啊??)

搬出小丑,又給小丑一個名份,還要是由孩子角度叫的「叔叔」,那是商家向孩子使的不道德推銷;現在學校來請大家,給這位推銷手法中的要員想一個住處,把他進一步真實化,在這面試的場合,學校實在很難洗掉向未成年人士推銷的同謀身份。

對食的原則,我有兩個:一、愛惜自己身體;二、愛惜地球資源。

可能是我幸運,但更可能是我從很小很小教起,小C自己分得出甚麼食物有益有害,還大大聲每天在學校宣傳,以致班上細路盛行有益之談。我偶而下羹牛油做蛋糕,一但被她逮住,真是解釋到口水乾。

清晰而又被持守的原則,很奇怪地,其實能讓孩子安心。

米兄,我明白你的矛盾,我有時對着道不同的朋友,也很是洩氣。我跟小C說,人家不聽妳的,妳可以解釋多一遍,再不聽可以談別的,或者找別的小朋友。

Defend自己的信念不是易事,但因此而索性放棄信念,不可惜麼?或許會有說,只是食物而已嘛--但如果連defend食物這類「小事」也不勇於練習,那麼如何去defend一些更令人分歧的信念?(嗱,我是很溫柔地說呀,不氣,也不罵人,你米又話我呀!噢對了,米B女知道誰是麥叔叔嗎?)

16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學校,

麥當勞叔叔住在哪裡?


週末幾個家庭飯聚,說起小一面試盛況。

媽媽A:「哈,那天面試有道題目,問,麥當勞叔叔住在哪裡!?」(註:面試問題是用中文問的。)

媽媽四:「吓,怎麼可能假設所有小朋友都認識麥當勞叔叔?」

媽媽B:「喂,麥當勞叔叔喎,是常識喎。」

麥當勞叔叔算是常識?

那麼剛才閣下的乖仔在沒有把金口掩住的情況下,向東、南、西、北四角賣力咳嗽,所欠缺的,又算是甚麼呢?咦,不會是常識吧!?

好,孩子就當他忘了常識,但明顯目睹孩子灑菌百巡的爸爸、媽媽、婆婆、姨姨,也絲毫沒有教其掩口的意欲,那麼成年人所欠缺的,又算是甚麼呢?成年人沒有教孩子的,又算是甚麼呢?

公道一句,學校問起麥當勞叔叔未必是考常識,但弊就弊在,將麥當勞叔叔=常識的家長,通街是。

要考常識,不如即場拿出長袖衫一件,叫個細路摺。

更妙就是要他燙。那末,那個替麥當勞叔叔洗廁所的女工的孩子,才總算有機會考入那間所謂好學校。

尊敬的校長主任老師們啊,麥當勞叔叔呢,不錯是笑口騎騎兼大力資助麥當勞叔叔之家,但你知他的錢哪裡來嗎?就正如說,你知馬會周圍派的捐款哪裡來嗎?

麥當勞叔叔他老人家是全球最大的玩具銷售商,擅長以玩具引誘兒童吃其高脂高糖多鹽的開心樂園餐,呢,就是那防腐劑氾濫,放於空氣中一年都不會腐壞,連蟲蟻都不問津的開心樂園餐。

曾在麥當勞廣告部任職29年的首席創意總監教大家:“Go after kids",向細路埋手!!"Kids are a lot more tempted by the toys than the food."

對啊,你看香港那電視廣告(link內右邊的雲上),裡頭有任何食物的影兒嗎?而如果要買到玩具,不先買開心樂園餐是辦不到的。麥當勞叔叔,就是如此落重本賣廣告出玩具,將缺乏判斷力的幼兒洗腦,伸手入父母荷包。

歷年都有很多人控告麥當勞的推銷手法,例如三個月前在加州的Center for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。代表律師說得好:「我們不是要麥當勞改賣芽菜,我們只是要麥當勞不再向三歲細路埋手推銷。」

尊敬的校長主任老師們啊,為什麼要美化活化向細路下手的麥當勞叔叔,跟他站同一陣線呢?

好,就當我說遠了,又或許學校之所以要擺麥當勞叔叔上檯,就是想聽小朋友一句:麥當勞叔叔要我上吊,麥當勞叔叔應該住進監獄裡。

只是最恐怖的說回頭,仍是家長認為麥當勞叔叔=常識。

小C到超市喜歡看包裝上的字,然後質問娘親「那火腿上面明明寫着『我(火腿)很健康』喎」。娘親萬分不願總是跟孩子說這樣那樣是騙人,無非要妳的錢,但現實是現實,我不教她靈巧像蛇就是欠她。

所以我家孩子知道,有草莓照片的漂亮紙盒裡,賣的多數沒有真草莓;開心樂園,食過未必開心。

我大膽講句,這才可算是常識。

我在晚餐桌上進行了一個實驗:「小C,麥當勞叔叔住在哪裡?」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聽這問題,既然收到面試貼士,師奶一於唔好執輸。

招牌式尷尬笑:「麥當勞……」

「吓,是誰教妳麥當勞的?」如果週末需要麥當勞式的快,我會自己帶雞蛋水果和麵包,所以,我的手袋總是重如石頭,又所以,爹爹的怨聲總是響似雷電。

招牌式聳肩:「冇人。」

我敢肯定,是主日學老師!唉,又是老師。

原來就算不考摺衫不考掩口,小女都有可能考入好學校。想到這一點,師奶心裡師奶式的定定驚。唉,就可惜沒有報名。

Go after kids.  Go after their parents.  Go after their teachers.

27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學校,

一畫泯恩仇


週末早上小朋友惹起爹爹把火,遭痛罵一頓後,被要求於神奇畫板上列出自己三條罪狀。

小朋友淒厲入房,本來一直用背脊旁聽的媽媽,終於忍不住放下未切好的早餐,入房調停。

神奇畫板空洞洞,眼睛淚汪汪。

「妳不開心是不是?」

淒厲。

「有多不開心,畫出來給媽媽看看?」

IMG_0238 when asked to express her anger, drew dada left at home

那是全家去玩,把爹爹一人留家中。

我不是一個不火爆的人,但我從來堅持,就算有多火多爆,就算小朋友有多錯多壞,我也不會做出或說出「留你一個在家」這種可能會烙印一世的恐怖。無論如何媽媽永不撇下你,小朋友是知道的。

不過要聽要學,還是會聽到學到。那種恐懼,今天惱羞成怒,就施予別人身上,爹爹問你怕未。

「嘩,妳真的很生爹爹氣呢。其實爹爹也不開心,因為妳剛才做錯了一件事。妳如果想起來了,就出來跟爹爹說吧,我們在客廳等妳。」

未幾神奇畫板出房,媽媽正要爹爹幫手打開焗爐。小朋友躲在一角,收收埋埋在換畫。

IMG_0239 then soon thank daddy for taking bread out of oven

爹爹接過畫板,添上麵包,小朋友又替麵包加笑臉。兩把火以磁粉宣洩出來,一畫泯恩仇,都幾神奇。

(千萬別對我存任何美麗的誤會或幻想--我也常罵人,只是今次唔偷雞就做保長啫。)

7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, 小C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