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小C

給文盲


媽媽說過,要抱起細佬,得,但必須於地上。話口未完,家姐危站沙發,把沙發背上更危站的細佬抱起,搶回被搶的玩具。

媽媽說過,要抱起細佬,得,但必須於地上。話口未完,家姐再危站沙發,把沙發背上更危站的細佬抱起,細佬差一點便頭衝地。

媽媽盛怒,請家姐入房反省。

不知哪來的恩典,媽媽提醒自己,拉她的手,要溫柔地;關上那扇門,要慢慢地。

細佬(於媽媽七七四十九招變法下)吃過水果,細佬(於媽媽九牛二虎之力下)刷過牙,細佬頂唔順要開門找冤家。

門後早站了人,紛亂中遞上一張紙,然後風一樣閃到門後的黑房裡。

唷,房裡沒有紙筆,妳翻箱倒櫃找來廢紙和紅筆,寫了信給文盲,那個野蠻的人。

“Sorry for doing what I shouldn’t be doing.  Please forgive me."  文盲把信讀完,我認為他還真的很是感動。媽媽從黑房裡拉出家姐,摟到懷裡,又把糊裡糊塗的細佬一併攬埋。

6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小C, 手足

現實的開始


photo

「誰教妳如此畫嘴的?」

我畫了幾十年嘴,嘴於我呢,由始至終都從來是一條線。

小朋友C從未上過繪畫課,這真實的嘴,到底何來?

「老師教的,咁,咁,咁,咁,看着鏡子畫。」

一年前,鏡裡的妳才不過是這樣

今天妳發現妳的嘴了,妳發現這個世界了,媽媽祝妳在現實裡找到快樂,依舊滿口牙齒當金駛。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小C

雲集


暑假時,我們做了一本Cloud Keeper,把雲摘下,把時間摘下。

妳望望窗外,宣佈應該戴上太陽眼鏡。那時妳的字仍是一噼噼,說這片雲,咦好像冷手套。

哈哈哈妳大概不會變成詩人吧,但我喜歡妳很實用的冷手套,還是一對的。

IMG_7827 IMG_7828

IMG_7838b IMG_7839

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大自然, , 小C, 小玩意

盛夏那時蝴蝶飛飛


那時盛夏,小C妳在課室裡好專心,縫了花蝴蝶,有好多好多閃閃令。

媽媽和細佬,在花園隔着玻璃門偷偷看。

一套上手指,花蝴蝶便像妳大個女飛飛舞。

IMG_2950IMG_2947b

IMG_2948IMG_2949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小C, 小玩意

今天我擦一擦倒後鏡


承上文之媽媽口不擇言

今天接妳放學,沒帶細佬,可以輕鬆一點,可以對妳專心一點。

但我一坐上車,順口便說了甚麼?

對了--「妳今天有甚麼課?」

妳耐心地答了,但未等妳說完,我已知衰,嘿阿四妳妳妳妳睇妳!!

OK,OK,從頭再來一次:「小C妳知道媽媽想妳嗎?」

唷,妳在倒後鏡裡的小頭,搖。

難怪啊。想想,我好像從來/很久未說過這句話!有冇呢?有冇呢?

唷。

「媽媽整天都想妳呢!」在紅燈前,我向後伸手擰一擰妳的膝蓋,妳連忙用手把臉包起來陰陰嘴笑,躲到倒後鏡邊我剛剛看不到的角落。

居然不好意思來了。

咦,我不是昨天才伸手向後,為妳遞上奶嘴呀零食呀甚麼的嗎?那個在倒後鏡裡肆無忌憚的妳!那個尖叫的妳!怎麼今天我擦一擦倒後鏡,妳忽然已是(暫時)婷婷玉立,含羞答答?

我要每天跟妳說想妳,說到妳不再不好意思。

11 則迴響

Filed under 阿四, 小C

Mama you can finally take a rest!


放學後,我們走到空空如也的遊樂場。

家姐:「媽媽you can finally take a rest.」

媽媽:「為什麼?」

家姐:「因為妳照顧我們很辛苦。」

媽媽:「但我憑甚麼可以在遊樂場休息?」

家姐:「因為妳可以在我們玩的時候坐下。」

Right.

這些想法,六歲的妳是抄我的。但我的吟吟沉沉白日夢難得妳記得,又難得妳認為合理,為娘已經很滿足了。至於我take a rest嘛,妳的細佬似乎不太同意。

白日夢發完,就讓我享受一手揸機一手揸人,那小兒媽媽獨有的樂趣。

little bro in playground

1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阿四, 小C, 二少

驚覺


小C這年轉了新學校,新學校其中一個讓我看着歡喜的bonus小原因,是有升降機;另一個讓我歡喜的小原因,是似乎每一個老師,在升降機裡(或升降機外),都會無端端跟你搭訕。

不認識的老師:「甜心,妳今年多大?」

甜心:「六歲。」

當我正想厲那甜心一眼,笑她叻唔切報大數之際,才突然發現,唉,原來她真的已是一件六歲大的甜心了。

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學校, 小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