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二少

Arnica的確好駛


媽媽在企缸裡砍頭埋牆,好傷。

貼門守候之fan屎見狀乘機怪叫:You ok? You ok? 媽媽要band-aid? Band-aid? 係咪要band-aid? 係咪??

「我ok ok, 不了不了。」嗱你千祈米借啲意踢門入厘呀吓! !

有人咚咚咚咚走開,大鑊,媽媽以光速沖頭。

未幾有人咚咚咚咚帶回膠布一塊,打橫蓋着雙眼笑:「呢個係咪band-aid? 係咪?係咪?」哎唷何止係,還要好啱尺碼。

「謝謝,但媽媽沒流血啊。」媽媽以超光速沖身,但鐵石心腸開始一滴一滴溶化。

「冇流血?媽媽痛?媽媽痛?要嗏arn-ca?」

細路,你不是知道arnica藥膏在哪裡吧?

細路咚咚走又咚咚回,奉上arn-ca乙支,貼於企缸門外討好地,焦急地,小狗搖搖搖尾地。

這arnica藥膏比美雲南白藥,能醫百病,散瘀尤佳,身心都治。

媽媽終於一身泡推門而出自投羅網,從小手接過安慰,擠出塗於患處,又再應哀求,塗於小頭昨天和前天並上星期之所有患處。

今天十三度,一陣風吹來一身泡,居然有兩秒不覺太冷。

46 則迴響

Filed under 阿四, 二少

日行一善


媽媽更衣。

兩歲半細佬踢門而至:「我可不可以看奶奶?」

喂你不是已經正在看着,且看了好久嗎?「唉,可以。」

細佬認真看罷,攤開雙手:"Wow, that’s very cool!"

也不知從哪裡學來,這小朋友,明明不懂英文的。

怎麼說呢?唉,多謝你,日行一善。

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二少

Mama you can finally take a rest!


放學後,我們走到空空如也的遊樂場。

家姐:「媽媽you can finally take a rest.」

媽媽:「為什麼?」

家姐:「因為妳照顧我們很辛苦。」

媽媽:「但我憑甚麼可以在遊樂場休息?」

家姐:「因為妳可以在我們玩的時候坐下。」

Right.

這些想法,六歲的妳是抄我的。但我的吟吟沉沉白日夢難得妳記得,又難得妳認為合理,為娘已經很滿足了。至於我take a rest嘛,妳的細佬似乎不太同意。

白日夢發完,就讓我享受一手揸機一手揸人,那小兒媽媽獨有的樂趣。

little bro in playground

14 則迴響

Filed under , 阿四, 小C, 二少

五歲的最後幾天邏輯


五歲的最後幾天。

我要記下妳的話。

話說媽媽終於趕及在秋涼之前,為細佬購入第一條小內褲。

Mothercare一包七條,有可愛的天籃有小狗,不過還有鮮橙色,還有,艷紅。媽媽不太明白。

細佬愛天藍有小狗,脫了站在廁所前廿分鐘(兼聽故事廿分鐘)才出一小串。穿回天藍有小狗不到三分鐘,便來說,我pee了,在天藍有小狗上。媽媽不太明白。

於是媽媽教細佬,pee完立刻即場pee多次。

家姐:「我都可以像細佬那樣,pee完立刻pee多次,妳看……(pee) (停) (pee) (停) (pee) (停) (pee) (停) ……。」

媽媽:「不,別把pee pee忍住呀!!我是教細佬double pee,即是pee清了,再立刻pee多次。」

家姐:「噢我知,即是跟kangaroo一樣,又或者是chimpanzee。」

媽媽:「吓,妳怎知袋鼠和猩猩會double p??」

家姐:「不,牠們是double O 和 double E 呀。」

話說,小C最鍾意媽媽:「我好鍾意媽媽呀!!媽媽是number 1.」

話說,有人不是味兒:「小C,今天爹爹帶了妳去玩,我是number what?」

寶貝女:「Number 1!」

有人:「嘿嘿嘿嘿,媽媽妳聽到啦!!!」

寶貝女:「媽媽今天是number  0。」

7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小C, 二少

兩歲半的小p p


細佬畢竟都正式兩歲半了,多說了好些完整句子,例如以下一段對世界的體會。

「媽媽冇penis。」

「是的。」

「媽媽有pet pet。」

「也是的。」

「家姐有penis。」

「吓?」

「爹爹有penis。」

「是呀。」

「我有penis。」

「是的。」

細佬好唱口,在班上唱遊時明明一舊飯甚麼也不跟着做,但只聽一次,回到家便會背出來。不過特別喜歡創作,例如近來洗澡,有時會喜歡震晒喉唱一首歌:

“Penis…… happy penis……"

其實我明白細佬對小p p那份獨特情感。

在他只做了60小時人仔的那個下午,細佬的爹娘作了一個影響細佬一生的決定。爹娘思前想後,爹爹一聲「還是不割吧」的令下,媽媽嗱嗱聲打電話截住已經出發往醫院的醫生。

隔壁新生嬰兒房桌上,那準備用來鎖住小人兒的人型刑具,幸而未有用武之地。小小一命,好險執番。(*)

半歲身體檢查那天我問醫生,他的小p p生得可好?還要不要割?有兩個醫生當天都話要割喎?!

「割甚麼割呀,妳睇,咁靚。」

細佬,願你完整的靚penis,將來只為一個人happy。

__________

* 今天找不着當日刑具照片,有空再補上。

12 則迴響

Filed under 音樂, 二少

細佬的惡行


一家四口上街的話,回家時總是最後才輪到媽媽洗澡。

這天我剛踏出浴室,有人向我投訴。

爹爹:「太過份了,妳個仔呀,剛剛做了一件十分惡劣、十分無賴、十分缺德、十分不環保、極度損人不利己的事!!!」

阿四:「他搞壞了電腦?」

爹爹:「不。」

阿四:「他拿了很多濕紙巾通街抹?」

爹爹:「不。」

阿四:「他扯家姐頭髮?」

爹爹:「不,他大便了。」

對,細佬趁我不在場,大了一鑊給爹爹換。

8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二少

哪裡痛


細佬病了幾天。

細佬:「我病。」

媽媽:「有甚麼地方痛嗎?」

細佬:「有,頭。」是額頭那塊膠布。

媽媽:「噢…… 對,上星期你撞得頭破血流了。唔,你喉嚨有沒有痛呀?」

細佬:「有,我有痛腳。」

媽媽:「噢…… 對,昨天你被門夾了。還有哪裡痛?」

細佬:「爹爹有痛腳。」

對,爹爹的確有很多痛腳,讓我給抓住。

5 則迴響

Filed under 爹爹, 二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