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十二月 2011

Arnica的確好駛


媽媽在企缸裡砍頭埋牆,好傷。

貼門守候之fan屎見狀乘機怪叫:You ok? You ok? 媽媽要band-aid? Band-aid? 係咪要band-aid? 係咪??

「我ok ok, 不了不了。」嗱你千祈米借啲意踢門入厘呀吓! !

有人咚咚咚咚走開,大鑊,媽媽以光速沖頭。

未幾有人咚咚咚咚帶回膠布一塊,打橫蓋着雙眼笑:「呢個係咪band-aid? 係咪?係咪?」哎唷何止係,還要好啱尺碼。

「謝謝,但媽媽沒流血啊。」媽媽以超光速沖身,但鐵石心腸開始一滴一滴溶化。

「冇流血?媽媽痛?媽媽痛?要嗏arn-ca?」

細路,你不是知道arnica藥膏在哪裡吧?

細路咚咚走又咚咚回,奉上arn-ca乙支,貼於企缸門外討好地,焦急地,小狗搖搖搖尾地。

這arnica藥膏比美雲南白藥,能醫百病,散瘀尤佳,身心都治。

媽媽終於一身泡推門而出自投羅網,從小手接過安慰,擠出塗於患處,又再應哀求,塗於小頭昨天和前天並上星期之所有患處。

今天十三度,一陣風吹來一身泡,居然有兩秒不覺太冷。

46 則迴響

Filed under 阿四, 二少

給文盲


媽媽說過,要抱起細佬,得,但必須於地上。話口未完,家姐危站沙發,把沙發背上更危站的細佬抱起,搶回被搶的玩具。

媽媽說過,要抱起細佬,得,但必須於地上。話口未完,家姐再危站沙發,把沙發背上更危站的細佬抱起,細佬差一點便頭衝地。

媽媽盛怒,請家姐入房反省。

不知哪來的恩典,媽媽提醒自己,拉她的手,要溫柔地;關上那扇門,要慢慢地。

細佬(於媽媽七七四十九招變法下)吃過水果,細佬(於媽媽九牛二虎之力下)刷過牙,細佬頂唔順要開門找冤家。

門後早站了人,紛亂中遞上一張紙,然後風一樣閃到門後的黑房裡。

唷,房裡沒有紙筆,妳翻箱倒櫃找來廢紙和紅筆,寫了信給文盲,那個野蠻的人。

“Sorry for doing what I shouldn’t be doing.  Please forgive me."  文盲把信讀完,我認為他還真的很是感動。媽媽從黑房裡拉出家姐,摟到懷裡,又把糊裡糊塗的細佬一併攬埋。

6 則迴響

Filed under 小C, 手足

一夜(一條)白髮


今早半夢半醒之間,人生第一條白髮來襲。

全白的,忽然的,由始至終的,大概就是那所謂一夜(一條)白髮。

如果白髮就是智慧,十年前廿年前給我,仲好。

老了,但願也長大了。

(咁正,連根拔起,留下給阿女睇吓。)

19 則迴響

Filed under 阿四